夏予·秋刀鱼

“喜剧不过是他人的悲剧”。

这个号只是用来发发同人而已。
各种现代诗随笔请见大号 @夏予秋

【待授权翻译】Honesty is the Best Policy

诚实总是最好的方法。

(或者:直球就是最好的!


Summary:

Jeremy Heere:酒后吐真言型醉酒

“我还没和任何人睡过,但我想一整个晚上都这么做”型醉酒。同时也是“老兄我那次真的把你花瓶打碎了”型醉酒。你永远不知道他们会告诉你什么。你也不知道他们会怎么评价你。非常,危险。


阅读预警:

  • 待授权翻译(要到授权后会把授权补上)。作者是AO3上的@localbi。欢迎大家去支持原作者!

  • cp向是boyf riends无差。

  • 第一次做翻译,希望大家看可以多多指正!


------

Rich Goranski:耍酒疯型醉酒

“我们一起来搞事情吧”型醉酒。逻辑理智全无,百分百的冲动。


Jenna Rolan:无能狂怒型醉酒

“让我们来聊聊他们那点屁事吧”型醉酒。只要瞥见一眼和她们打扮一模一样的姑娘,就会大打出手。


Jake Dillinger:多愁善感型醉酒

“我只是不知道我渴望什么”型醉酒。在哭泣、狂笑、热爱周围所有人等形态间来回切换。他们真的在经历很多事情。


Christine Canigula:一醉就倒型醉酒

“我是怎么在浴缸里睡着的?”型醉酒。小心。他们还有可能醉倒在你的沙发上。或者你的屋顶。你的地板。马路上。他们需要人看着。


Jeremy Heere:酒后吐真言型醉酒

“我还没和任何人睡过,但我想一整个晚上都这么做”型醉酒。同时也是“老兄我那次真的把你花瓶打碎了”型醉酒。你永远不知道他们会告诉你什么。你也不知道他们会怎么评价你。非常,危险。



------

Michael喜欢派对。他乐于和他认识并且喜爱的人一起待在Jake的空客厅。Jenna,Brooke,Chloe,Christine,Jake,Rich,和Jeremy。他的朋友们。


他那群快乐的,醉醺醺的,但还是很快乐的朋友们。


Michael只喝了一杯,派对剩下的时间他都在欣赏朋友们的醉态和被迫送人回家中度过。所以他很清醒。Jeremy斜靠在他肩膀上,声音拉得很长:


“Michaaaaaaaaaael。我觉得我们俩得离开这。”


“我也觉得。我得把你带到我家,如果你爸看到你这样烂醉的话他会杀了你的。”Michael笑着回答。


“噢!所以我们会在你那——?”Jeremy也笑了,眼睛直直地看向他。


“不是那个意思!Jeremy,老天!”尽管明白Jeremy喝醉,也知道对方并没有那个意思,他的脸还是红了。这并不是Jeremy第一次醉成这样。在这次之前,醉酒意味着讨论太多太多的Christine——还有承认在游戏里作弊。但现在他们已经分开了,那些都已经成了过去式。Michael完全不知道Jeremy可能会向他揭露什么秘密。


Jeremy跌跌撞撞地走出前门。他环过Michael的肩膀,好让对方支撑着自己的重量。


“你喝醉的样子真的好可爱。”Jeremy含糊地嘟囔。Michael的脸红了,但还是回答:


“Jeremy,我才没有喝醉。”


“噢……那我猜那只是因为你非常的可爱。”Michael觉得自己的身体绷紧了,但Jeremy只是对着面前的车傻笑起来。


“我没有,额,我不可爱。”Michael磕磕绊绊地说。他的声音尽可能地大,好让自己保留绝大部分的自信。他的脸很少才会呈现出这样的红色,但此刻他的的确确地脸红了。他花了一小会来欣赏Jeremy微卷的头发,晶亮的绿眼睛,还有对方那因为醉酒而潮红的脸颊。Jeremy看起来有种带着傻气的可爱。一如既往。


“你慌什么?”


“上帝啊……上车。”Michael给他打开了副驾的门,又帮他关上,然后自己才爬上驾驶座,让Jeremy系好安全带。


他们相当沉默地开了一小段路,直到Jeremy开口。


“那次我差点就亲你了。真的就差一点点就亲你了。”Michael在停车标志前猛地刹住了车。车轮轻微地发出刺耳的声音,然后才在路上慢慢地重新开始转动。


“什么意思?”他缓缓开口,声音短促而又尖锐,仿佛他自己并不想知道答案似的。


“就我们一起打游戏的那次。末日启示录。那会我们又打通了一关,然后我记得我在夸你牛逼还是什么来着的。然后我对自己说‘你得亲他,Jer——’”他打了个嗝,“‘你得亲他!Jeremy!’但我没有。”


慌乱席卷了Michael。他紧紧地握住方向盘,直到指节泛白。他感到自己的脸颊正在逐渐发烧。他沉默了好一会来思考,尝试把Jeremy的话联系起来。


Jeremy觉得他很可爱。


Jeremy有次几乎吻了他。


Jeremy想要吻他。


Jeremy喝醉了。

醉得很厉害。


“你喝醉了。”Michael提高了声音。


“是啊,”他笑了起来,“但不代表那就不是真的。”Michael把车停到自家门前的小道上,打开门,扶着Jeremy进了房间。


“来吧,我们下楼去。”Michael领着他一步一步地走下台阶来到地下室。他们在各自的懒人沙发上坐下。Michael短暂地回忆起那次和Jeremy一起在商场买这些沙发的经历。他的妈妈们告诉他,懒人沙发会让家里乱得像个垃圾堆,所以得把它们放到地下室去。于是,他们的秘密基地就诞生了。


“有次在Jenna家里,我让她给我化妆来着。然后我让她发誓永远不要告诉任何人。”Michael呛了一下,笑了起来。绝大部分时候,他都超爱会说实话的Jeremy——除了会给他带来麻烦的时候。


“上帝啊。我敢说你化妆以后肯定很好看。”他说,很确信Jeremy明天早上不会记得这些。


“我涂了眼线。那真的是一团糟。”他们一起笑了起来。“我敢说你化妆以后肯定很辣——不是说你现在不辣的意思。”


Michael被空气呛了一下。辣。他觉得他很辣。Jeremy觉得他很辣。那和可爱可不一样——完全不一样。


“你不是认真的吧。”


“我是。你现在看起来也很辣。也许我现在就应该吻你。”Jeremy微微翻了下身,好让自己面对着Michael。他仍然四仰八叉地躺在那个丑丑的红色懒人沙发上。Michael在脑子里把那些事情飞快地过了一遍。


他还记得和Jeremy一起买沙发的场景。后来他还求了自己妈妈好久才把游戏机放在了地下室。


他还记得和Jeremy一起通关的场景。那时他看向Jeremy,看到他对视回来。现在他才明白那目光的背后含义:那时一种“我想要吻你”的目光。


他还记得五秒前Jeremy陷在他身边的懒人沙发里,仰脸看着天花板。


他的思绪又回到了现在。Jeremy在等他继续。他前倾着身子准备吻他。他太想要这么做了。但他讨厌通过亲吻所品尝到的真相:Jeremy喝醉了。


“你不该亲我。”Jeremy的身子倒了回去。


“抱歉。”


“不,别道歉。我就是——哇哦——在你清醒的时候再亲我,Jeremy。”


空气陷入了一阵静默。


“这样好了。你在明天早上亲我。我清醒的时候。那样我就不会忘了。我不会退缩的。”Jeremy冲他笑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几乎要融化了,但他还是把持住了自己,皱了皱眉。


醉酒的Jeremy让他去亲清醒时候的Jeremy。


他从来没想过这会是个问题。


他看着Jeremy重新倒在沙发上。他的绿眼睛合上了,Michael听着他轻微的呼吸,并肩和他躺在一起。


“也许我会吻他的。”


------

早晨来得太快了。Michael在Jeremy宿醉的呻吟中醒来。Jeremy用一只手挡着眼睛,防止任何光线照进双眼。他的另一只手在Michael的背后搂着他。Michael的胳臂轻轻搭在Jeremy纤细的腰上。他没有动。


“早安。”Michael用早晨分外沙哑的嗓音嘟囔了一声。他回想起昨晚的情形,心里小鹿乱撞:“关于昨晚的事情,你还记得多少?”


“我记得后来发生的那些,比如我们回到这里——至少还记得部分。我记得我告诉你那些化妆的事情,还记得我说你化妆肯定很好看——我很抱歉。然后我困了,有点模糊了。”


所以他还记得他夸自己很辣。但他完全不记得和亲吻有关的任何事情——不管是想要亲他还是想要Michael来亲他。


好吧。


他在脑中把昨晚发生的每件事情都过了一遍,每件的指向最终的结论:Jeremy喜欢他。这让他的心悸动了一下,也让Jeremy感到疑惑。


“你脸怎么那么红?”Jeremy第一次睁开了眼睛,随即立刻挣脱了Michael的胳膊,滚到了地上。“抱歉!”他脸红了,迅速地站起身来。


“为了什么?因为我们整晚都腻在一起么?——那确实有点gay。”Michael轻笑了两声,试图缓和气氛。没了Jeremy的依偎,他的胳膊开始冷了。


“老天啊……等等,为什么我们俩会那样?我昨晚都干了什么?哦不……”Michael看着Jeremy的脑子飞快地旋转。Jeremy清楚他喝醉时的丑态,他开始担心自己昨晚对Michael究竟说了什么。所以有可能是一些不该说的话。所以他昨晚说的可能都是真的。Michael对此感到一阵小小的激动,于是他突然开口:


“我能吻你么?”


上帝啊。


“什——什么?”Jeremy结结巴巴地开口,脸变得通红:“Michael不管我昨晚说了什么,我——”


“别告诉我你昨晚说的不是这个意思,OK?就因为你昨晚说的那些?我喜欢,我想听更多,我还想现在就吻你。”Michael站了起来。他觉得自己不能再在沙发里坐着了。“昨晚你让我在你清醒的时候吻你,所以我来了。你还想让我那么做么?”


空气仿佛凝结了很长一段时间,长到刚好比太久短一些,又安静得刚好可以听见Jeremy急促的呼吸。如果Jeremy这会再说“不”的话,Michael可能会当场哭出来。那可就太尴尬了。他在卫衣口袋里握紧了自己布满老茧的拳头,为接下来不管发生什么事都做好准备。


“我——我让你吻我?”Jeremy的脸红透了,眼睛蹬得大大的,紧紧盯着Michael。


“没错,是的。额,我是说,你之前想要亲我,然后我说不行,因为你那时候喝醉了——”


“我很抱歉。”Jeremy打断了他。


“然后你说没关系。然后你让我在你清醒的时候再亲,这样你就不会反悔了。不过我还是会给你选择的。如果你不想让我来亲你的话,那就不亲。你之前喝醉了。我懂的。”


他才没有懂。


“那你想——我是说,如果你想的话?就——就是……对的,我想要你来。”Jeremy把手插在裤兜里,眼睛盯着地板看。


当他回答的时候,Michael的心几乎都要跳出胸腔了。那个不完整的陈述句已然是一个小小的、略显慌乱的允许。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,他就已经前倾身子,然后——尽管他很想说那是一个完美的初吻,但那并不是。他的眼镜小小地阻碍了一下,他们的鼻子也撞到了一起,但Michael往后靠了一下,重新做好了准备。下一秒,他们才算真正地接吻了。


他又往前凑近了。这次他歪了下脑袋,将自己的嘴唇覆到了Jeremy的嘴唇上。Jeremy把手轻柔地环过他的腰,让他不知怎么地觉得自己的整个身体都变得更轻盈了。Michael把一只手支在Jeremy的肩膀上,另一只手抚上对方的后颈,轻轻地触碰那些毛茸茸的发梢。


那并不是他们最后一次接吻。



------

Jeremy Heere:酒后吐真言型醉酒

“你化妆以后肯定很辣”型醉酒。“那次我差点就亲你了”型醉酒。“拜托请吻我吧”型醉酒。“我每天每时每刻都在想你但我从来不跟你说”型醉酒。“我想要这个吻想了一年半了”型醉酒。你永远不知道他们会告诉你什么,但结果可能会很不错。

非常危险——也有可能非常美好。取决于是谁。


THE END

评论(4)
热度(11)

© 夏予·秋刀鱼 | Powered by LOFTER